转:天理何在,领导干部强夺家藏古董

作者:彭伟峰网址:Http://105911855.qzone.qq.com/
关于彭伟峰两面古铜镜的报告【行政复议申请书】 2012-6-4 16:32阅读(26)

安福县文化局王局长交谈2012年5月29号上午Moto_20120529_091148859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中央人民政府、中共中央人民人大、安福县人民政府、安福县人民人大、安福县人民法院、安福县人民公安局有关领导你们好!我是安福县人名叫彭伟峰,男44岁,汉族,农民,江西安福县人,住江西省吉安市安福县严田镇严田村老屋里44号,身份证号:362429196612112536手机:13113352315邮箱;[url=mailto:105911855@qq.com]105911855@qq.com[/url]
特向你们反映情兄,在我
Http://105911855.qzone.qq.com/ 空间日志里有,望看看:(天理何在领导干部强夺家藏古董).至于我那两面古镜一事,希望你们要求安福县文物管理办归还我彭伟峰两面古铜镜,请求撤消收缴1992年8月17日文物的行为。

   事实与理由
   彭伟峰家有两面古铜镜,其中一面的直径为11.3厘米,厚0.7厘米,大纽;另一面的直径为11厘米,厚0.3厘米,有文字,这两面古铜镜其中一面有文字(此唐朝金鑒)是彭伟峰家祖传的,这面镜可以用来治病,在老屋里村中有多位人有病发高烧时曾经使用过它,只要用这镜放在发烧病人胸口上一段时间,很快就会退烧的。另一面大纽的青铜镜,一板面有蟠螭纹图案还有几种文字,这面镜是彭伟峰在1985年通过合法途径购买的,这两面古铜镜曾经有多位人想来购买我都不会卖出。
1992年3月中旬的一天,时任安福县严田文化站站长的刁山景,来到我家买风湿药酒时,在我房间看到桌面上的一件青花瓷香炉,也不知刁山景从哪里得知彭伟峰有古董,他要求我拿给他瞧瞧。于是我拿出一件康熙年制的紫砂酒杯两面古铜镜给他看。然后刁山景就吓唬原告这几件东西不要搞丢了。从此之后,我在7月上旬将这两面古铜镜拿到严田影友照相馆陈富根那里拍照。在1992年8月12日寄发了一封平信寄往北京市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博物馆党委办公室领导同志收,因地址不详被北京市邮局退回 。
   故1992年8月17日,那正是严田当墟的日子,宋文清来叫我说;文化站刁山景找你去他那里有点事情。于是我就来到当时文化站刁山景的住处时,见到刘竞芳、刘朴凤、刁山景三人,在刁山景宿舍询问我是否有两面古铜镜,我说已经写信到北京博物馆去了,他们要求我拿来给他们看看是真假,拿去鉴定下是何等级文物。之后我就回到家中将两面古铜镜拿到刁山景宿舍,因为我家离文化站刁山景宿舍来回不到一小时时间很近。后来在刁山景宿舍被迫将这两面古铜镜移交给安福县文物管理办公室,经手人刘竞芳、刘朴风(这二人现己退休)、刁山景三人,他们当时开据了一张移交手续收据。之后我还同他们三人在当时的严田乡政府招持所一起共同吃午饭,是他们请客买我单的。从此彭伟峰开始在1992年9月份多次去找刁山景、刘竞芳、刘朴风要求拿回古铜镜,一直找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归还我的两面古铜镜,在1992年12月16日我找当时文化局领导彭举明局长反映归还古铜镜一事。为此事纠纷,我曾多次打110报警警察来到未果。我也多次找安福县文化局、安福县文物管理办公室有关领导反映未果。 我认为古铜镜是通过合法途径得取的,既然刁山景、刘竞芳、刘朴风要求我移交古铜镜给安福县文物管理办公室保管,我作为古铜镜的所有人,起码可以知道这两面古镜存放在何处,并应出示合法手续,但刁山景、刘竞芳、刘朴风、安福县文物管理办公室即不拿回给我也不告知存放何处。
   综上,我认为被告文化局侵犯了彭伟峰对两面古铜镜的所有权,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现定,特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中央人民政府、中共中央人民人大、安福县人民政府、安福县人民人大、安福县人民法院、安福县人民公安局请归还彭伟峰两面古铜镜、依法处理判决。
证据和证据来源:文物移交单,安福县文物管理办公室出具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中央人民政府、中共中央人民人大、安福县人民政府、安福县人民人大、安福县人民法院、安福县人民公安局。


   具状人: 彭伟峰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二〇一二年六月五日向吉安市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提交行政复议申请书Moto_20120605_104513334

   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彭伟峰,男,1966年12月11日生,汉族,农民,江西安福县人,住安福县严田镇严田村老屋里44号,身份证号:362429196612112536,手机:13113352315邮箱;105911855@qq.com
   被申请人:安福县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住所地:武功山大道157号,电话:(0796)7622275。
   法定代表人,彭丽志,局长。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违法收缴私有古铜镜的行政行为,特提出行政复议申请。
  请求:
  一、撤销被申请人违法收缴申请人两面私有古铜镜的行政行为,责令被申请人归还两面私有古铜镜给申请人。
二、责令被申请人赔偿申请人误工费、交通费等损失1万元。
   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家有两面古铜镜,其中一面的直径为11.3厘米,厚0.7厘米,大纽;另一面的直径为11厘米,厚0.3厘米,有文字。这两面古铜镜其中一面有文字(此唐朝金鑒)是申请人家祖传的,这面镜可以用来治病,在老屋里村中有多位人有病发高烧时曾经使用过它,只要用这镜放在发烧病人胸口上一段时间,很快就会退烧的。另一面大纽的青铜镜,一板面有蟠螭纹图案还有几种文字,这面镜是彭伟峰在1985年通过合法途径购买的,这两面古铜镜曾经有多位人想来购买申请人都不会卖出。 1992年3月中旬的一天,时任安福县严田文化站站长的刁山景,来到申请人家买风湿药酒时,在申请人房间看到桌面上的一件青花瓷香炉,也不知刁山景从哪里得知申请人有古董,他要求申请人拿给他瞧瞧。于是申请人拿出一件康熙年制的紫砂酒杯及两面古铜镜给他看。然后刁山景就吓唬申请人这几件东西不要搞丢了。从此之后,申请人在7月上旬将这两面古铜镜拿到严田影友照相馆陈富根那里拍照。在1992年8月12日寄发了一封平信寄往北京市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博物馆党委办公室领导同志收,因地址不详被北京市邮局退回 。  故1992年8月17日,那正是严田当墟的日子,宋文清来叫申请人说:文化站刁山景找你去他那里有点事情。于是申请人就来到当时文化站刁山景的住处时,见到刘竞芳、刘朴凤、刁山景三人,在刁山景宿舍询问申请人是否有两面古铜镜,申请人说已经写信到北京博物馆去了,他们要求申请人拿来给他们看看是真假,拿去鉴定下是何等级文物。之后申请人就回到家中将两面古铜镜拿到刁山景宿舍,因为申请人家离文化站刁山景宿舍来回不到一小时时间很近。后来在刁山景宿舍被迫将这两面古铜镜移交给安福县文物管理办公室保管,经手人刘竞芳(现己退休)、刘朴风(现己退休)、刁山景三人,他们当时开据了一张移交手续收据。之后申请人还同他们三人在当时的严田乡政府招持所一起共同吃午饭,是他们请客买单。从此申请人开始在1992年9月份多次去找刁山景、刘竞芳、刘朴风要求拿回古铜镜,一直找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归还申请人的两面古铜镜,在1992年12月16日申请人找当时文化局领导彭举明局长反映归还古铜镜一事。为此事纠纷,申请人曾多次打110报警警察来到未果。申请人也多次找安福县文化局、安福县文物管理办公室有关领导反映未果。 申请人认为古铜镜是通过合法途径得取的,既然刁山景、刘竞芳、刘朴风要求申请人移交古铜镜给安福县文物管理办公室保管,申请人作为古铜镜的所有人,起码可以知道这两面古镜存放在何处,并应出示合法手续,但刁山景、刘竞芳、刘朴风、安福县文物管理办公室即不拿回给申请人也不告知存放何处。
   多年来,申请人一直追索古铜镜未果,由于申请人多次向安福县人民政府等机关反映,2012年被申请人下设的安福县博物馆(文物管理办公室)才提供了古铜镜的实物照片,古铜镜边所附的书面说明竟然载明是“收缴”,此时,申请人才知道被申请人已经将所谓的移交保管变成了“无偿没收”。2012年5月28日,申请人到文物管理办公室追索古铜镜,与刁山景发生吵打。
   申请人两面古铜镜是祖传或合法购买的,是私有合法财产,不属于国家文物,《民法通则》、《物权法》均规定:私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被申请人侵犯了申请人对两面古铜镜的合法所有权,被申请人“无偿没收”申请人两面古铜镜的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依据,并且严重违反法律程序。《行政处罚法》第三条规定:“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被申请人工作人员没有出示执法证件,没有出具法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有告知申请人应有的申辩权和复议权,以移交保管的名义骗取两面古铜镜,现在又未经申请人同意,单方面变为“收缴”,严重侵害了申请人合法权益。为此,申请人根据《行政复议法》的规定,特向贵机关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望依法尽快裁决,并将受理情况和裁决结果书面告知申请人。
   此致,吉安市文化广播电影电视局。
  
   申请人:彭伟峰
   二〇一二年六月五日

   附:1992年移交保管收据、2012年被申请人提供的实物照片(收缴证明)等证据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