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意父亲倒车撞爱女  痛失骨肉撕心还获刑

大意父亲倒车撞爱女  痛失骨肉撕心还获刑

作者:安福县人民法院  杨润生  欧阳爱珠  发布时间:2012-06-21 08:48:22


   吉安法院网讯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安福县严田镇村民谢某驾驶农用拖拉机在自家院内倒车时,因疏忽大意竟将自己一岁多的女儿撞死。谢某在经受丧失骨肉之痛时,又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提起公诉,6月20日,被安福县人民法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惋惜之余,令人警醒。

   原来,被告人谢某系安福县严田镇岩头村人,育有一男一女,女儿还是超计划生育的。尽管因超生被罚缴社会抚养费,但一家人日子还是过得其乐融融,令人羡慕。不幸的是,2月12日下午5时许,谢某在家陪儿女玩耍后,打算将自己的农用拖拉机开出去洗洗。结果,在自家门前空地上倒车时,因没有发现跟在其后的女儿,竟将自己一岁多的女儿童童(化名)撞倒。出事后,谢某与妻子赶紧将女儿送医院救治,但童童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晚8时死亡。谢某当即向公安机关投案,但仍然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公诉。

   一审法庭审理中,被告人谢某在庭下撕心裂肺的哭泣,对自己的大意表示深深的后悔。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谢某在公共交通管理范围以外的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倒车时没有确保安全,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告人谢某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且被告人谢某悔罪态度明显,案发后积极对被害人进行施救,依法可减轻处罚。

父亲倒车不小心撞死1岁女儿 向保险公司索赔遭拒

糊涂老爸倒车不小心把自己1岁多的女儿给轧死了,悲痛过后,向保险公司索赔,孰料保险公司以撞死家人不在赔偿范围之内为由拒绝赔偿。近日,鄞州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

糊涂爸爸倒车轧死了女儿

小杨,1987年生,安徽人,几年前来宁波打工,有个1岁多可爱的女儿,取名兰兰。

2011年12月17日,小杨带着兰兰,驾驶一辆小货车去办事情。车子停下来后,小杨抱着兰兰下车。刚要离开时,小杨觉得车子没有停好,便重新上车,想再倒一次车。兰兰当时站在货车的后面,由于年纪太小,她只是按照爸爸原先的意思,站在那里不动。

车子缓缓后退的时候,小杨仍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当他感觉撞到什么东西时,才恍然大悟,赶紧下车查看。此时的兰兰,躺在地上,最终因抢救无效而离开了人世。

保险公司:撞死家人不在赔偿范围之内

悲痛过后,小杨开始与保险公司协商赔偿事宜。保险公司指出,小杨在2011年4月与该公司签订的保险协议中有一个条款,该条款规定:对被保险人或驾驶人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因此,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无奈之下,小杨只好将保险公司起诉至鄞州人民法院,要求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24万余元。

保险公司辩称,小杨选择了投保,就应该受到条款的约束。小杨的代理律师说,签订合同的时候,保险公司没有尽到合理的提醒义务,小杨对这个免责条款根本不知情。即使保险公司提醒了小杨,这个条款也因不具有合理性而应被认定为无效。

法官促成双方达成协议

法官认为,保险公司在签订合同时,未对此免责条款加以显著标志、进行明确说明。而且,商业险应对第三者遭受的损失进行赔偿。该条款将被保险人或驾驶人的家庭成员一律排除在第三者范围之外,减轻了保险公司的义务,其合法性受到怀疑。除非保险公司有证据证明小杨是故意实施对女儿的侵权行为,否则,此条款不能适用于本案,保险公司应该赔偿小杨的损失。

另一方面,小杨作为孩子的父亲,本身就有监护义务,本案中,不但未尽到自己的监护责任,还主动实施了侵权行为,具有很大的过错,因此,其主张的赔偿费用应适当降低。

法官组织了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最终双方达成协议:保险公司支付小杨保险金22.5万元。第1页  共1页